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忆家乡

文章来源:华夏信息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8-11 17:46:12

    摇曳在秋天的尾巴上、细数岁月变迁留下的身影;秋尽处、是一片凄楚、落红无数。 读到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我才想起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这些年漂泊了不少地方,不管是摩登时尚的大都市、或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在我心里都还及不上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河间。

    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城市,隶属河北省沧州市,这里有我很多儿时的回忆。

    小时候喜欢几个小伙伴簇拥着去赶集,每每来到人群熙攘的集市我都爱寻着一阵阵香味去找我最爱的驴肉火烧。嘴馋的结果往往都是正事儿还没办好呢,小伙伴们就被我拉着去买吃的了。后来做了记者去过很多地方,看到每个城市都有打着“河间正宗驴肉火烧”招牌的店面,每次看见都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偶尔还抽个空闲去尝个鲜,但都不出意外的让我失望,无论店面装扮的多精致,在哪也尝不到家乡儿时的味道。

    多年来养成一个习惯,晚上赶稿毫无思绪的时候喜欢走出门看看月亮。千里婵娟,只有月亮是永恒不变的,也许我在看的同时,我故乡的亲人也在思念着我呢。南方的星星是孤独落寞的,纵然抬头仰望许久,零星寥寥也只是无动于衷。而家乡的星星,就算隔着无法丈量的距离和稀薄的空气,见着摸不着,但我也能感觉到它的亲切可人。小时候吃完晚饭和小伙伴们疯玩到天黑,田野里逮蚂蚱捉蛐蛐,每次因为贪玩挨揍后泪眼婆娑的总觉得天上的星星还是忽闪忽闪的调皮着呢,伙伴们说它们在笑话我。

    几十年光景,岁月如刀尖般锋利地在每个人的脸上留下痕迹,我也是四十多的中年人了,孩子也上了北大,母亲也已经累的白了头发弯了腰,唯独还有河间的星星温柔的让人像是回到了过去的悠悠时光。哦,除此之外,还有那古老的子牙河,静静流淌在河间的每一处,像是个守候在这里的老者,慢慢研磨着时光,安详的看着这里的子女成长。

    我家乡小村叫武张各,出门上大堤看见子牙河,儿时常常在河里嬉戏,常常想起流淌的美丽传说,传说子牙河是姜太公钓鱼的地方,商纣无道,姜太公辞官隐居在此处泛舟,而每每我们谈及子牙河都是充满着神秘感,像是不经意间都会蹦出个神仙来指点江山。爷爷跟我说过子牙河名字的由来,因为发源于太行山东坡的滏阳河和源于五台山北坡的滹沱河汇成,两河于献县臧子牙河家桥汇合后,始名子牙河。

    每当我内心浮躁或处境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静静流淌着那么多年的子牙河,人生当如水,无论是上善若水还是视名利淡如水,这都是一种故乡河间的水带来的不能多得的启发与感悟。

    河间,有我的亲人和很多美好回忆的地方,就算我走的再远再高也无法忘怀你的美丽,而我也知道,无论我时隔多久归家,你都会敞开着怀抱等我,因为我永远都是你的孩子。

(郭东风写于南京)